您的位置:老鐵SEO > 站長新聞 > 淘寶 >

快遞“娘子軍”,16個人承包了四川的一座城

文章來源:www.kmkusn.tw

作者:老鐵SEO

人氣:110

2017-11-30

 

 

這是一個圓通快遞網點,從老板到員工,清一色全是女人。從2009年到今天,這支快遞娘子軍經歷了九個天貓雙11。她們能扛得起重物,扛過風雨、高溫。

文|汪佳婧攝影 | 陳坤榮

 

清晨7點半,四川眉山市青神縣城彌漫著氤氳霧氣,民主街132-136號萬象小區門口的商鋪前,停著一輛4.5米廂式貨車,“唰”的一聲響,卷閘門被人拉了起來。很快,店里陸續走進十多位女子,有人麻利地打開廂式貨車的門,其他人從車里取出一個個快遞包裹,掃描、分類、擺放……

 

 

這是一個圓通快遞網點,特殊之處在于,從老板到員工,清一色全是女人,準確說,是12位媽媽和4位姑娘。從2009年到今天,這支快遞娘子軍經歷了九個天貓雙11。九年來,員工從2人增加到16人,她們能扛得起十幾公斤的快件,她們能扛得起重物,扛過風雨、高溫,提起她們,客戶直豎大拇指。

 

雙11即將來臨,這支16人的女子快遞隊,為節慶時分的川西小縣城增添了一抹亮色。

 

伴隨雙十一成長的事業

 

 

陳玉,是這家快遞網點的老板,一下班就換上高跟鞋的她,看上去更像一個服裝店女老板。

 

陳玉

 

2009年10月,28歲的陳玉租下民主街132號的一間店面房,和另一個姑娘接手青神圓通網點開始創業——她在店里做文員,負責接收快遞和售后,小姐妹則負責送快遞。

 

青神縣共有7個鎮,陳玉的快遞點服務范圍主要在青城鎮,方圓不過5公里。起初,陳玉和小姐妹每天只有20多單派送件,收件也不多,出去跑一圈,不到一小時就能干完一天的活。好在沒過多久,一個新名詞的誕生,讓陳玉看到了未來。

 

2009年,淘寶商城第一個雙11上線,隨后的幾年里,互聯網商業在中國蓬勃發展,哪怕遠在川西的青神,小鎮居民們也開始慢慢習慣從網上購買各種物品,而臘腸、臘肉和青神桔子這些當地特產,也開始通過淘寶向外銷售。

 

“最開始,我們需要借用另一家快遞公司的廂式貨車,一起把每天的快件送到眉山中轉站。”陳玉說,到了2010年,網點日單量翻了十倍,到了2014年更是迎來爆發性增長,當年雙十一,日單量猛增到七八百件,逼得陳玉臨時添置了幾輛送貨三輪車應急,也是在這一年,陳玉買了自己的廂式貨車。

 

 

經過8年發展,2個人變成了16個人,1間店鋪變成了3間店鋪,日單量從20多單變成了1300多單,青神圓通已逐漸成為全鎮快遞業務最繁忙的網點。

 

陳玉頗有些驕傲,就在去年,政府還特地獎勵了她兩輛電動三輪車。

 

快遞娘子軍的由來

 

 

隨著送件區域逐年擴大,陳玉把青城鎮劃分5個區域,16個人各司其職,大小件派送、上門收件、售后服務、對賬和各類雜活,均有專人負責,可不管是開廂式貨車的司機,還是派送大件的快遞員,清一色全是女人。

 

陳玉說,當初這是不得已的選擇,因為女快遞員的成本比男快遞員低一些。2009年前后一名男快遞員的月工資要2600元,而女員工只需要2000元。陳玉起初也招過男員工,可是男員工離職率高不說,服務態度也不如女員工,加上做事粗心屢屢招致客戶投訴,陳玉在開業1年后就打定主意,以后只招女員工。

 

女性從事體力活,總會吃點虧,不過陳玉卻覺得,這不是特別大的問題,“這里寄臘肉臘腸比較多,有時候一個快遞就有50公斤重,一個人抬不動,我們就兩個人抬。”

 

女快遞員的優勢同樣明顯。就像2年前入職的江平艷,平時負責送大貨重貨。每天早晨的排貨是個技術活,要把一百多件快遞按照派送路線一一擺好,不但考驗快遞員對路線的熟悉程度,也非常考驗記性,如果線路安排合理,送快遞的過程就不用走彎路,也不用走回頭路。

 

早上的縣城都是霧氣,江平艷開著三輪車開始到城里送貨。

 

而江平艷只需排一次貨,就能在送貨時準確的記住哪個門牌號碼有快遞,哪個小區的貨更多。

 

雖然快遞點的女生個子都不高,也不壯,但是做事往往比男生更積極。江平艷平時送完自己的大件,總會幫附近還沒送完小件的同事送貨。

 

陳玉說,女快遞員的跳槽率很低,比較穩定。

 

“我這里很多都是做了三四年的老員工,只要適應了快遞員的生活節奏,基本上都能長期做。”陳玉說。

 

江平艷說,因為是女人,很多顧客會客氣很多。而女人在包裝快遞方面更加仔細,這也成為青神圓通的一個特色,因此回頭客也變得更多了。

 

當然,快遞娘子軍們也有委屈的時候,也遇到過難纏的客人。

 

送貨上門,到付,不知情的居民以為江平艷是賣鞋子的,她連連搖手解釋。

 

“我記得很清楚,5年前,有個快遞從青神送到武漢,是一份文件,當時說是2天送到,但是快遞在轉運中心被耽擱,沒有準時送達。”陳玉回憶說,結果那個客人就帶著一群社會上的小青年殺到店里來,非要賠償損失。

 

那一次,陳玉賠償了3000元,對方才罷手。客人走后,陳玉躲到廁所里大哭了一場,覺得特別委屈和難受,“當時我店里一個月的盈利也就7500多元的樣子,3000元相當于近半個月的盈利,甚至比員工的工資都高。”

 

送快遞時間自由,娘子軍全為孩子

 

 

在成為快遞員之前,江平艷已經做了七八年的家庭婦女。孩子出生后,她就沒再工作過,一直在家帶孩子。

 

也是因為孩子,江平艷來到了青神工作。江平艷的老家在樂山市與青神交界處的一個小鄉村,騎電動車10幾分鐘就能到。為了孩子將來能在縣城里讀書,江平艷的老公辭去了家鄉的工作,兩口子咬咬牙,在青神縣買了套房子。據說建筑商因為資金問題急于出售,130平方的房子只賣了不到28萬。即便如此便宜,還是讓這對年輕的夫婦“用光了所有積蓄,欠了一屁股債”。

 

江平艷到醫院送快遞,今天的貨很重,保安也過來幫忙。

 

來到青神后,她原本已經聯系好去一家工廠打工。像這個鎮上大多數女人一樣,去工廠做女工,是只有初中學歷的江平艷比較容易找到的工作。

 

但是在工廠打工的工作時間是三班倒的,還要面臨隨時可能的加班。這就意味著,絕大多數時間,她無法帶孩子。即便母親從樂山趕來幫手,她依然認為,隔代教育不如自己親自帶的好。

 

于是,她找到了家附近的圓通快遞,成為了一名快遞員。

 

為了孩子,這也是大多數女人選擇做快遞員的原因,除了四名售后客服姑娘,快遞點的12個女員工都已結婚生子。早上7:50上班,晚上6點下班,除非碰上雙十一和年末需要加班,大多數時間,上下班時間非常固定。

 

文玉花也不例外,她比江平艷來的更早,青神圓通成立一年后,她就來了。來圓通之前,她在一家皮鞋廠工作,每天早上6點出門了,晚上12點才能回家。

 

當時,文玉花的兒子剛剛5歲半,早上她出門的時候,兒子在睡覺,晚上回家時,兒子早就睡了,“我就見不到他醒著的時候。”

 

上班前,文玉花在家里“訓”兒子,這兩天她很忙,兒子昨晚卻沒按時做作業,還偷偷玩游戲

 

來圓通后,她每天7點送兒子上學,晚上下班后,也有時間陪兒子做作業。

這里的年終獎是金首飾

 

從老板到員工,大家都是女人,大部分是媽媽,相互之間的共同語言太多,這讓整個快遞點看上去更像一個大家庭。

 

但凡碰上家長會的日子,總會有好多孩子在各種快遞包裹中間玩耍,平時下課的時候,誰家的娃兒太小,都是由年紀大的娃兒一起帶回快遞點來。

 

除此之外,每天中午12:30,發貨區的空間就會架起2張圓桌,有時10來個菜,有時一大盆大雜燴,葷素搭配,每天都不一樣。

 

“一般早上我們就能把快遞都送完,中午大家都集體吃個午餐,不僅僅是增加大家的凝聚力,有時候,我們也會順便在午餐的時候開個總結會。”陳玉說。

 

甚至早最開始的幾年,員工的年終獎發的都不是錢。

 

快遞員老張的這對耳環,是陳玉給的年終獎。

 

“因為有員工說,年終獎發了也舍不得用,自己想買首飾卻舍不得。所以我就干脆把年終獎換成了金首飾,像是耳釘啊、項鏈啊、手鏈啊,每年換一種。”陳玉說,至今自己和員工還保存著當年一起買的金首飾,一模一樣的款式,更有紀念意義。

 

雙十一離職同事也回來幫忙

 

今年,是陳玉的快遞網點經歷的第九個雙十一,這又是一場硬仗。

 

“就拿去年來說,平時快遞單量也就六七百件,但是雙十一那天一下子增加到了1300多件。”陳玉說,為了完成這些成倍增長的快遞件,不少員工都自發的凌晨4點多就到網點,開始掃描、分類、擺放,做好準備工作,即便這樣,每天還是要忙到八九點才能下班。

 

 

隨著雙十一臨近,網點也漸漸感受到了緊張的氣氛,快遞單量已經從平時的1300多件增長到1700多件。對于今年雙十一,陳玉預計快遞單量會超過3000單,“我是比較保守的估計,公司預計會是平時的3倍,那就差不多有4000多單。”

 

網點一個三四年的老員工,平時被大伙兒親切地稱作老表嫂。去年雙十一期間,老表嫂的媳婦要生孩子,可是因為快遞多,老表嫂堅持干完所有的活兒,才匆匆跑去醫院看了孫女。

 

在去年雙十一后,老表嫂就辭職回家帶孫女了,可是今年雙十一,為了應對包裹量增加,陳玉還特地去找了老表嫂,“我想要熟練工幫手,就試著找她,沒想到她二話不說,就答應回來幫我突擊2個月。”這讓陳玉感動不已。

 

 

上個星期,陳玉特地挑了周末,和所有員工上山吃了野味,也順便開了一次雙十一的動員大會。“雙十一很辛苦,我得提前慰勞大家。”陳玉說,最近幾周,她每天讓一位員工休假,保證雙十一期間大家能正常上班。

 

編輯 | 翁菲

相關文章

在線客服

外鏈咨詢

掃碼加我微信

0557-8818050

返回頂部

网球比分指数